当前位置:主页 > 校园图集 >
圣安娜娱乐城17岁和24岁强制戒毒女孩走进高校现
发布日期:2017-12-24

一个15岁开始吸毒,一个17岁开始吸毒……她们二人的“误入歧途”,均是因为“交友不慎”。在2016年,16岁的小丽(化名)和23岁的小雨(化名)分别被警方抓获,最终被送进吉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开始了戒毒生活。

戒毒女孩成为禁毒宣传志愿者 进校园现身说法

12月22日,在吉林体育学院和长春大学,吉林省禁毒办、教育厅、团省委及吉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共同开展的“青春无毒——戒毒人员走进大学校园现身说法主题教育活动”现场,记者见到了小丽和小雨。当天,两所高校共有千余名师生参加了活动。

观看宣传片之后,小丽和小雨分别走进舞台现身说法。说到这两名戒毒女孩,吉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相关负责人介绍,她们都是吉林省女子强制隔戒毒所“拥抱阳光”禁毒戒毒宣传志愿者团队成员。虽然二人是第一次参加现身说法,但她们所讲述的“悲痛历史”,完全都是自己写的。据介绍,这支成立于2015年3月的“禁毒戒毒宣传志愿者团队”,全部由女性民警和戒毒人员组成,在两年多时间里,多次参与所内外禁毒戒毒宣传活动。

    

人物:小丽

年龄:17岁

15岁叛逆女孩网络结识“大姐”开始吸毒

    

小丽今年17岁,由于青春期的叛逆,15岁开始吸毒,16岁被警方抓获送进了吉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。

戒毒女孩现身说法 就是想让别人远离毒品

 “作为一个违法者,我以这样的身份面对大家,我想更多的是同样身为年轻人和曾受毒品之害的人,不想再看到年轻人因为自己的无知而碰触毒品,断送自己的美好人生!”小丽说,因此,她毅然的选择站在这里,与大家诉说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往,揭露毒品那罪恶的一面。

然而,小丽虽然是戴着面具站在舞台上,但依然能够感受到她脸上了稚嫩。小丽说,曾经的她开朗活泼,喜欢唱歌跳舞、成绩优异,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、父母眼中的乖孩子,可这样的幸福却被自己的叛逆亲手葬送!

 “我15岁那年,通过网络认识了一位大姐姐,她打扮妩媚,个性张扬,她的一切与众不同都让我着迷!”小丽说,从那时开始,她变得讨厌自己的马尾辫、帆布鞋和循规蹈矩的生活。开始夜不归宿、撒谎逃课直至辍学,彻底从一个乖乖女变成了叛逆少女。

交友不慎误入“毒”途 与家人无亲情可谈

2015年,在所谓“姐姐”的影响下,小丽认识并吸食了毒品。随着毒瘾日益严重,她的性格变得暴躁、孤僻、偏执,十天半月不回家已成家常便饭。偶尔回家,也会把家里变成硝烟弥漫的战场。父亲的叹息、母亲的哀求,她都视而不见。

 “记得那次妈妈得病住院,也是我吸毒最疯狂的时候,爸爸的来电响起,我像往常一样视而不见,依然醉生梦死在自己的‘毒海’里……电话的铃声变得越发刺耳,打扰了我的‘幻梦’,实在不耐烦了,拿起电话,我不顾一切,歇斯底里地和他狂喊了起来!”小丽说,如今她非常后悔,如今,她没有顾及爸爸的急切心情,不过问妈妈的身体现状,不屑于家里的忙乱状况,以冷漠相对,句句话语扎心,声声嘶喴无情。当时,爸爸听到小丽那样说,就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选择默默地挂上了电话。

现在,小丽还能清楚的记得那时的自己——高傲的像个刚刚打完胜仗的战士,自认为自己无比英勇,无人可敌。而就是在那个时候,妈妈在病床上还惦记着那个叛逆的她,怕她受凉挨饿,怕她生病被欺负。2016年5月份,吸毒被警方抓获的小丽走进了戒毒所。

说法人:小雨

年龄:24岁

17岁那年认识第一个男友后便与毒相识

    

23岁那年夏天,小雨在去取毒品的路上被警察抓获,五天拘留后是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。如今,再有7个多月,小雨就可以与家人团聚了。

    

24岁女孩有6年毒龄 另有一年多戒毒经历

“在这一年多的戒治生活中,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爸妈每次来接见时,跟我说的那句:只要你好。”小雨说,父母对她说:只要能改过,就永远都是我们的宝贝女儿。一句简单的“只要你好”,承载着父母对小雨深沉而又无私的爱。

据介绍,今年24岁的小雨,已经与“毒”这个字眼纠缠了7年。“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,也曾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,写得一手好文章,唱得一首首好歌曲……觉得将来一定是个大学苗子!”小雨说,可是一切的美好都在17岁那一年戛然而止,如同噩梦一般,毒品开始出现在她的生活中。

17岁那年,小雨认识了第一个男朋友,之后便与毒相识。“第一次恋爱,对未来充满好奇,盲目去相信一个人,哪怕他给我的第一片曲马多,都天真的认为那是一颗糖果!”小雨说,一片、十片、几十片,渐渐地少的剂量已经不足以让她兴奋,因为不懂它的危害,便使用的更加肆无忌惮。

截止到2016年7月,小雨在去取毒品的路上被警察抓获,那时和“毒龄”就已达6年。

为不让父母阻止吸毒 曾砍伤自己缝了7针

“直到有一天,一次吃了76片曲马多,导致癫痫,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都疼,但却不记得发生了什么!”小雨说,当时,她知道是毒品服用过量造成的后果,于是尝试着离开它。第二天,仅10多个小时没吃药,她开始发抖呕吐腹泻,身上一阵冷一阵热。“我想吃药”愚蠢的想法在脑海里浮现,她开始选择冰毒来作为曲马多的替代品。从吸入第一口到日渐消瘦,在一个夜里,她昏倒在了家里的客厅。看着父母心疼的目光,她只能选择一次次的欺骗。终于有一天,她再一次毒迷心窍,在家里的卫生间吸毒时,被爸爸看见了。“他苦苦哀求我,要带我去戒毒。情急之下,我跑到厨房拿起菜刀砍伤了自己的手,抬起血淋淋的手问他:是去戒毒还是去医院?”这时,一个50岁的男人就这样被逼哭了。手上缝了七针后,小雨躲过了一“劫”。

周而复始,所有的毒品一样都没有戒掉,反而在它们的作用下,越发丧心病狂,因为一点小事与父母吵得不可开交。“砸掉爸爸心爱的鱼缸,摔坏家里的电视电脑,甚至因为没有毒资选择用自杀的方式威胁他们。”小雨说,如今,再有7个多月,她就可以与父母团聚了。

 “如果可以重新来过,我一定让自己的青春无毒!”小雨说,希望所有人以她为戒,珍惜美好时光。

上一篇:非学历项目课程与申请要求
下一篇:没有了

主页    |     学校基础    |     校园图集    |     圣安娜论坛    |     关于我们    |     合作交流    |     学校地图    |     文化标识    |